估佢唔到的考验 新田荷塘

时间:2020-06-17 作者:

世间上估唔到的事情,往往比估唔到的更估唔到。

数週前在本栏发表了《估佢唔到的惊喜 @ 新田荷塘》之后的一天,便带一荷花摄影班到新田实习。距离上次拍摄前后相隔不过数天,认为荷塘中好景依然,是最正常不过的期望。心想:今天同学们该可满载而归了。谁料到埗之后,站在塘边路旁放眼一望,耳畔彷彿响起了一首久违而又熟悉的外国民谣 ── 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?

dcf-travel-img-32297

偌大的新田荷塘,满目青翠;然而,就只是青翠。开放而又未残的荷花,屈指可数,多不胜数的,是俗称花洒头的莲蓬。事情相当明显,成也萧何败也萧何,之前大雨带来的水涨,成就了荷塘更佳的水面景致,而数天前的大雨,却加速了盛开荷花的殒落。这次实习课,正好遇上青黄不接的一天。当下半认真半玩笑地跟同学说:「今次是给大家的一个考核,试题就是拍一辑无花的荷塘。」

老生常谈的一个道理:事情总有正反两面。「五岳归来不看山 ,黄山归来不看岳」一方面可以理解为对极致景观的欣赏,另一方面,亦提醒我们世间上极品有限。要在平凡之处看到美景,就必须放弃非极品看不上眼的心态。没有荷花的荷塘,自有其独步妙韵。或者可以用音乐来比喻夏天的荷塘,荷花是主旋律,毋庸置疑。然而主旋律以外,背景配乐、和弦、节奏,以至每种乐器,都不乏值得欣赏之处。

dcf-travel-img-32298

dcf-travel-img-32299

dcf-travel-img-32300

在失去了当然主角的情况下取景,若感到无所适从,不妨尝试从两个方向入手。第一个方向是另觅主角,副选上场。首先,除了花朵之外,荷花的各个部位,包括「花洒头」莲蓬、荷叶,以至散落于水面飘流的花瓣都可由配角升呢当主角。荷花的整体就如一部巨星云集的电影,主角配角只是分工上的结果,每个演员都可以独当一面。尤其是莲蓬与莲叶,前者貎不惊人,是性格巨星;后者别具风韵,形象多变,是百搭的甘草演员。

dcf-travel-img-32301

dcf-travel-img-32302

dcf-travel-img-32303

dcf-travel-img-32304

dcf-travel-img-32305

dcf-travel-img-32306

其次,香港法例没规定荷塘中不可拍摄荷花的「身外物」。岸边荒凉的水草,水面无主的浮萍,以至不知从何而来的飘零落花,都是好题材。描写荷塘,大可不必兜口兜面地拍,採用侧写手法,交待荷塘于无意之间,反而更富想像。

dcf-travel-img-32307

dcf-travel-img-32308

dcf-travel-img-32310

第二个方向是乾脆放弃主体。摄影作品不一定要有主体,但必定有主题。或者有更前卫的意见认为主题也可以没有,然而笔者之见,「没有主题」正正就是主题。有关主题的哲学思辩不在本文讨论範围,这里只谈没主体只有主题的拍摄。

只有主题没有主体的创作其实并不陌生,中小学的视觉艺术课中,就会有表现色彩,形状、空间,意念的习作。只是老师教的时候没说得那幺高深複杂,只解说製作要求,例如:请各位同学只用三种颜色,绘画图案一幅。当然还要加上诸如下週三前交给老师之类的重点。形、色、光、影、节奏、韵律 ,这些抽象的东西,本身已可成为主题。将这些抽象的东西组合配合,以表现作者心目中的某种想法、意念、抽象概念等等,同样可以成为主题。回归荷塘,要寻找一个主题不难,浮光掠影便是其中之一。

dcf-travel-img-32311

dcf-travel-img-32312

dcf-travel-img-32313

记忆中,笔者在本栏中已有好几篇文章分享过类似的「随机应变」、「随遇而安」拍摄态度。无他,生活于营营役役之中,对某种景像的追求、等待,以至创製,于我而言,是一份奢侈。相反,在心态上放弃对拍摄题材的执着、表现形式的规限,却更能享受自由自在的拍摄乐趣,让自己美满地陶醉于孤芳自赏的潇洒。

dcf-travel-img-32314


相关文章 -
估佢唔到的惊喜 @ 新田荷塘
路边拾遗 ─ 莫名其妙的新田荷塘
还看残荷乱舞 ─ 从欣赏到拍摄
影错荷花会错意

摄光写影 -
www.facebook.com/pageposer